2012年4月15日 星期日

馬總統必須由勞保政府補助比率來提升勞工福利

勞工保險強制加保年齡上限 擬提高到65歲
Taipei 101

為因應人口老化,退休年齡延後,勞委會委員會議於22日通過《勞工保險條例》部分條文修正草案,未來如經立法院修法通過,勞保加保年齡上限將提高到65歲;已退休領取老年給付又投入職場,也可再加保職災保險。

勞委會表示,現行規定年滿15歲以上,60歲以下,受僱於5人以上單位之勞工,為強制參加勞工保險對象。考量近年來社會經濟環境變遷與因應高齡化及少子女化趨勢,有提高強制加保年齡上限之需,所以修法將強制加保年齡上限提高為65歲。

另外,配合勞動年齡逐漸延後,為保障中高齡勞工之工作機會及工作安全,本次修法增訂年逾65歲從未參加勞工保險,或已領取老年給付再受僱從事工作者,可單獨參加「職業災害保險」。

為增進被保險人權益,草案擬將保險給付請求權時效由現行2年延長為5年,以及勞工非基於巧取勞保給付而溢繳之保險費可在5年內請求退還。

而實務上有部分被保險人長期欠繳保險費,或遇有事故始繳費,易產生道德危險,所以將增訂5年補繳保險費之期限,超過5年未繳保險費期間,不計入保險年資。

還有,雇主未辦理加保或投保薪資以多報少遭受損失,將採取「即知即賠」的方式,按工作年資每滿1年給與2個月投保薪資或短報投保薪資差額的2倍之補償,使勞、雇雙方有爭議時,法院可據以判決,以避免勞工工作數年後,退休卻索賠無門的狀況。

勞工福利一再被政府壓縮,勞工不要再被政府增稅健全財政所騙,健全財政就是補足軍公花費的代名詞。

立委提案 微型企業強制納勞保

A Pair of Taiwan High Speed Rail 700T at Zouyi...
A Pair of Taiwan High Speed Rail 700T at Zouying Station in Kaoshiun City (Photo credit: Wikipedia)
民主進步黨籍立委陳節如提案修法,4人以下企業員工強制納勞保,以保障勞工權益;中國國民黨籍立委吳育仁贊成強制納保,但執行方式可以再討論。陳節如表示,目前的勞工保險條例僅強制5人以上的事業單位必須納保,導致4人以下企業勞工轉向透過職業工會投保,自己必須負擔高達60%的保費,繳交保費約是一般勞工的3倍。

     她說,根據相關研究,整體就業人口還有約18%的勞工沒有納保,成了「勞保孤兒」,這些勞工在發生職場事故時,將完全無法取得基本的保險給付,成為一大隱憂,因此提案修正勞工保險條例部分條文。出身中正大學勞工關係學系教授的吳育仁表示,4人以下微型企業的勞工權益也應獲得保障;否則沒有就業保險、職災保險、更沒有勞退6%個人帳戶等問題,是基層勞工權益缺口。

     吳育仁認為,微型企業勞工強制納勞保是很好的方向,但在執行上,如果是強制各微型企業自行成立投保單位,將會造成各微型企業作業與經營上的困難;投保勞工流失,也可能會引起職業工會反彈。

     他建議,未來微型企業可以透過職業工會委辦,以解決相關問題,並且應該讓勞工在投保方式上有自由選擇的權利。吳育仁也提案要求行政院勞工委員會,在1個月內對微型企業與無一定雇主勞工欠缺保障問題提出解決方案,以積極提升弱勢勞工權益。

勞保費與勞保老人年金給付

    在加拿大、美國繳稅十年就有老人年金給付,那有像台灣勞保老年年金給付是來至勞保費累積之勞保基金來支付勞工,一般勞工勞保費政府補助 10% 、雇主負擔 70%、勞工負擔 20%,勞保人口 900萬 保守估計包括未保之勞工眷屬超過 1550萬人,含雇主眷屬將達到 1800 萬人,我們才是頭家,也就是說台灣政府長期壓榨勞工的主要幫手,然後用『財政健全』及照顧勞工新聞痲醉人心,勞工必須監督每一任總統政府開支勞工福利之比率、勞保費政府補助比率及勞保最高投保薪資,這三項才是勞工繳稅真正最後會拿到的福利,也是政府稅收真正對勞工支出最大之項目,台灣政黨時常會說雇主如何壓榨勞工,問題是勞保費證明雇主負擔比率 70%,願意幫勞工保勞保之雇主才是愛勞工,願意幫勞工保勞保之雇主繳納之營所稅加上勞保費分攤是 17% + 5.69% = 22.69%,坦白講並不低,以新加坡、香港、大陸延海陸資公司比較台灣不是低的,政府分攤之勞保費比率過低,而政府負擔軍公教比率是超高的,這也是為什麼政府稅收經常性支出占 78% ( 也就是薪資及退休俸相關花費 ),一年約 1.5兆,勞工及雇主們要想想我們養的起這些軍公教?如果大家繳稅是增加累積之福利或振興經濟成長之投資,那還可接受,問題是這大部分是薪資及退休俸相關花費,增稅已經失去公平公義之原則,而是形成助長政府浪費及維繫錯誤之軍公教退休俸制度。

稅收增加無法改善貧富懸殊

    如果由勞保估出政府實質稅收對勞工之福利約低於 1.8%,只要就業機會不增加,窮人所得無法成長,連繳稅能力都不足,為了根本解決勞工失業問題,如何促進投資率才是另一重點,而財政小組共有十六名成員,包括部會首長、學者專家及社團代表,大都公教出生來至真正勞工之比率應該接近零,所以他們會守住錯誤軍公教制度持續維繫 95% 替代率之退休俸制度,讓他們可以領一生,勞工好像不了解在加拿大、美國繳稅十年就有老人年金給付,那是國家保漲勞工之最基本福利,而台灣卻是長期被政府所騙,政府如不能調高勞保費負擔比率,就難以調高勞保投保最高薪資,因此台灣勞工之勞年福利受政府照顧就幾乎沒有,建議政府應該將勞保費政府負擔比率調高至 40%,這樣政府就可以將勞保最高投保薪資調高至 68000,雇主因為沒有增加負擔當然願意幫勞工拉高勞保投保薪資,預估政府如不增稅只要降低軍公教退休俸至 72% 就可以由稅收經勞委會經常性支出去分配,勞工就可以知道政府愛他們,真正幫助改善貧富懸殊,不是口裡講勞工福利只會由雇主搾勞保費、健保費營所稅,軍公教人員也沒什麼好抱怨, 72% 替代率退休俸就已經是全世界最好的福利,你們這麼好的福利擠壓到勞工福利,更影響到民間投資率及年輕人就業率,不能這麼自私。


政府不能一直壓榨勞工及雇主,將勞保最高薪資壓在 43900 NT,而健保投保薪資拉高至 182000 NT,讓繳高額健保稅及綜合所得稅之勞工真正得到政府補助之福利這麼低,政府增稅就是壓榨台灣投資環境,這問題就是軍公教支出浮濫及95%替代率之退休俸制度造成的,也就是政府錯誤的支出及95%替代率之退休俸制度造成稅收分給勞工比率超級低,同時擠壓到民間投資率,造成年輕人失業率過高及勞工不漲的狀況。

其實所有媒體記者都是勞工,繳稅與勞工福利關係很小幾乎沒有,真正由政府稅收支出至勞工福利就是勞保,只要政府增加勞保費負擔,勞工就真的可以得到福利。以台灣綜合所得稅最高稅率 40% 比較全世界國家之福利,台灣勞工本來就該享有至稅收得到較高之福利,而不是稅收總支出低於 4.6%之相關福利,這是台灣勞工基本權利應該爭取的。美國將稅收之 15% 支出補助失業勞工,而台灣竟然是由勞保基金支出,由立委說單單失業補助+醫療補助一年流失勞保基金約 800億,這是挪用勞保基金害了勞工:

  • 政府也可以增加勞工未來退休給付, 也就像政府支持勞工退休金類似,政府可以增加勞保費負擔比率及調高勞保最高投保薪資,這樣就是政府直接調高勞工老年退休給付,政府已經二十五年都沒增加勞保費政府負擔比率,二十五年內軍公教加薪超過15次,總幅度超過89%,軍公教加薪時 退休俸也跟著調整89%,30年累計幅度更高達 246%,軍公教退休俸也跟著調整 246%,但政府都沒有增加過勞保費負擔過
  • 目前以國家 GDP 成長率貢獻及稅收貢獻,公務員都遠比勞工低,社會及退休福利卻比勞工高3倍以上,在國家稅收支出上既使扣掉軍公教薪資總支出,國家稅收支出給軍公教也遠高於勞工社會及退休福利支出。而勞工人口比上軍公教人口是 7.2 倍,也就是說每位勞工一生至稅收支出之福利比上軍公教低了 21倍,非常不公平。
  • 勞保基金不足不是政府財政問題,而是政府稅收支出分配問題,政府稅收支出分配給勞工僅有4.x%,政府需調高勞保費補助比例至20%及調高政府對勞工退休基金支持就可以解決問題,只要將公教人員退休年齡延後至58歲,不能提早退休,既可有足夠經費可解決問題。
  • 真正害勞保是『勞工保險條例第2條規定, 普通事故保險包含生育、傷病、失能、老年及死亡五種給付應由勞工繳的綜所稅來支出』。2012 勞工繳的綜所稅約 2900億, 而政府支出給勞保及就業補助才 685億, 普通事故保險包含生育、傷病、失能、老年及死亡五種給付應由勞工繳的綜所稅來支出, 不應該由勞工保險來支出。勞委會公務員定的法規是壓榨勞工,造成政府支出給勞工福利過低主因。這規定未經全體勞工同意
  • 勞工勞保補助先被政府砍至10%,然後2008年勞工退休年齡又被延到65歲,而公教人員平均退休年齡53歲,政府支持公教退休俸是法定保障,勞保當然也要法定保障馬政府不能財政有問題時,就叫公教學者、主計處在今週刊媒體說政府沒錢要砍勞工勞保退休福利,今天政府已經無所不用其極用媒體及公教學者鼓吹"不保障勞保給付"。

由 2012 年政府歲出看,這黃金十年不是勞工與全民的

政府總支出預算近 1.94兆,成長7%才是『財政健全』主因,經常性支出 ( 薪資為主要 ) 高達 83%,蓋估之軍公教整體薪資及退俸花費更接近 1.15兆 ( 不含地方、交通部、衛生屬、勞委會 ),這就是政府急於增稅、調高油電價格之主因,因為油電虧損是要由稅收去補,今年經濟成長率才 3.6% ,總稅收成長率低於軍公教花費總成長率是主因。為什麼馬總統急?因為稅收不夠政府經常費用支出之時間越來越近,當然我也同意油及工業用電漲價,問題是政府經常性支出總花費成長率占總稅收比率過高會逐漸影響政府推動經濟成長之效能,國家許多振興科技之支出就會減少,鼓勵投資之優惠比率就不足,年輕人失業率問題難解




政府每次都只調高基本工資,問題是在基本工資範圍勞工比率不高,真正受惠勞工不多,真正與勞工繳稅成正比的是薪資,而勞工真正能由薪資正比得到稅收支出之福利是勞工養老給付,它是與勞保最高投保薪資及勞保費相關,當政府限制勞保最高投保薪就等於壓低勞工福利,其他之福利勞工一生大都用不到,用到機率也低;最明顯是把勞工給付相關之最高投保薪資壓在 43900,而健保投保薪資拉到高至 182000,讓勞工可領到退休福利很低,可以由勞工與雇主壓榨之健保稅很高,這樣欺壓勞工與雇主,形成相當不公平制度政府負擔之勞保費比率一直都沒調高過,也就是說稅收撥至勞工福利主要是政府負擔之勞保費比率,沒調高就是政府沒有掏錢照顧勞工,調基本工資是口號照顧勞工,還是雇主出錢是雇主照顧勞工不是政府功德。

勞保結構害死勞保基金,更鼓勵官員不重視經濟、失業率、民間投資率


勞保基金是勞工( 20%)、雇主(70%)、政府(10%)資金供應,而公務員所有福利來至勞工及雇主繳的稅,勞工繳的稅還去幫忙支付 18% 優存差額及 公務員退休年終,造成政府所有勞工及雇主創造之營所稅、綜所稅、貨物稅等等稅收,真真存入勞工未來退休、死亡給付之勞保僅占歲出 3.08% ( 2012最新數據 ),而勞保基金卻要支付勞保支出 生育、傷病、醫療、殘廢、失業、老年退休及死亡,勞工幾乎是自已和雇主繳錢給自已福利,那來增稅解決貧富懸殊,所以勞保結構會讓政府一直不重視經濟、失業率、民間投資率,如果政府支出比率變大或勞保支出傷病、醫療、殘廢、失業由政府經常性歲出支出,經濟、失業率、民間投資率政府會很重視,因為政府人員福利會因失業率增加而下降;

追求公平的退休及社會福利,使軍、公、教、勞工退休及社會福利一致,凡有繳稅10年都應該有一致的退休及社會福利,將是台灣未來主趨勢,政府提高負擔之勞保費比率及調高勞保最高投保薪資將是未來馬總統保住支持率不被罷免之解



使徒行傳

21 傳我們羅馬人所不可受不可行的規矩。」 22 眾人就一同起來攻擊他們。官長吩咐剝了他們的衣裳,用棍打; 23 打了許多棍,便將他們下在監裏,囑咐禁卒嚴緊看守。 24 禁卒領了這樣的命,就把他們下在內監裏,兩腳上了木狗。
25 約在半夜,保羅和西拉禱告,唱詩讚美上帝,眾囚犯也側耳而聽。 26 忽然,地大震動,甚至監牢的地基都搖動了,監門立刻全開,眾囚犯的鎖鍊也都鬆開了。

Enhanced by Zemanta

2 則留言:

Amazing Grace 提到...

謝謝實大長期追蹤報導分析
希望更多人能動洞悉此弊端
公平正義能在良知共識下申張

TrueOfLife 提到...

願主,保佑台灣勞工及上班族能得到當得之社會及退休福利,阿門!

勞工及上班族要充份了解社會及退休福利需要更多之政府支持與保障,勞工及上班族對政府稅收貢獻龐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