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2日 星期三

台灣年輕人低薪現象該怪誰?是慣壞政府及老闆造成的? ( How does the low-paid phenomenon happen to young people of Taiwan? Is spoiled by the government and the boss caused )

台灣年輕人低薪現象該怪誰?可能不是慣老闆...

全聯總裁徐重仁低薪說引發議論。有學者認為,台灣低薪是產業遇上撞牆期,老闆用人猶疑,付不出更多薪資給年輕人。年輕人想要突破,除了基本功,擺脫滑經濟建立人脈也很重要。

針對年輕人近年低薪的情況,全聯總裁徐重仁11日在新書發表會上提到,「年輕人不要計較薪水比別人低,忍耐不計較,好好工作有一天老闆就會看到。」相關說法引起網友不滿,紛紛在網路上發言批評。

低薪問題牽動台灣年輕人敏感神經,105年受僱人員薪資中位數,超過 6成低於平均數。行政院主計總處主計長朱澤民日前在立法院表示,薪資中位數占平均數的比例如果真的太高,大家薪資都拉的很近的話,就失去努力的誘因,相關言論也引發討論。

到底台灣為何低薪?商業發展研究院商業發展與政策研究所所長黃兆仁分析,台灣在經濟發展及薪資結構上都面臨撞牆期,他認為,低薪是產業的結構性問題,不是「慣老闆」所造成。( 產業結構要改善政府是很有責任,不能只是想抽稅卻無法讓投資環境改變 )。

黃兆仁指出,台灣這幾年的產業結構出現幾個鈍化現象,首先是外資來台的金額沒有明顯成長,再者是過去引以為傲的代工產業已經出走外移,而全世界最夯的知識經濟產業型態也尚未發展出來,加上創新能量不足,在在都影響台灣的競爭力以及經濟成長動能。

而這些原因將影響企業主的投資力道,也沒有多餘心力及能量投注在產品跟服務的附加價值,加上新興國家稀釋台灣訂單,企業沒辦法進行創新,也沒辦法支付更多薪資給年輕人,形成年輕人低薪的困境。

低薪困境可能要靠著跨域、跨界的創新生態系。黃兆仁建議,中小企業應該要打破過去各自發展技術的模式,在既有的基礎上集結各行各業優秀份子,形成創新的生態系,共同開發創新的服務跟產品,透過資通訊網路,開展數位經濟時代,做到精準生產、精準行銷以及精準服務。

而年輕人若想突破低薪困境,黃兆仁認為「蹲馬步的功夫一定要有」,加強自己的專業、厚植本質學能是亙古不變的道理。而擺脫滑經濟、宅經濟,積極拓展人脈關係,往往是年輕人忽略,而又最該重視的臨門一腳。( 台灣年輕人低薪現象主因仍是台灣投資率太低,工作機會太少,以致許多人到海外工作[超過百萬人海外白領勞工],而失業率還高居3.92%,同期海外白領勞工是增加的 )。



牛津經濟研究機構曾警告,台灣將在4年後成為人才缺口最大的國家。除了少子化、年輕人愈來愈少之外,人才外流嚴重更是主因。到底有多少台灣人在海外工作?主計處今年3月首次公布統計。

主計總處3月首度正式公布,2015年在海外工作台灣人數有72.4萬,比7年前增加9.36%,速度快於台灣就業人口增加率。

更嚴重的是,台灣勞動力總體有五成具大專以上學歷,海外工作者卻有高達72.5%符合,顯示人才外流問題迫切;另一發現是,30歲以下工作者的比例增加快速,愈來愈多台灣年輕人選擇在海外出社會。主計處並未統計,海外工作者是否在台商工作。

主計處的研究方法,是利用國人出入境資料,比對勞健保資料庫,推估長期滯留海外的台灣人中,確定或可能有工作者,做出第一份官方報告。一如外界預期,台商投資最多的中國大陸(含港澳地區)佔比達58%最高,遠高於第2名的東南亞地區15.4%,美國12.7%。

但跟7年前相比,在中國大陸工作佔比少了3.75個百分點,東南亞地區則成長3.78個百分點,顯然台灣人才的目光逐漸轉向東南亞。

每10位高學歷就業者,就有1個在海外工作

從教育程度來看,72.5%的海外工作人員具備大專以上學歷,該比率較7年前增加5.6個百分點。這52萬人佔台灣大專以上學歷就業者的整體比率為一成。換句話說,台灣每10個高學歷就業者,就有1人在海外工作。

台大國家發展研究所副教授辛炳隆表示,高等教育人才佔海外工作人數比率上升,反映台商在海外經營的事業,從過去較低階的代工、組裝部門,轉變成現在的企業後勤管理,需要外派學歷較高的員工才能勝任。

從性別看,7年來,海外女性工作者比重從40.7%提高至43.9%。辛炳隆指出,女性佔六成的金融保險業,愈來愈多業者赴海外發展,帶動女性海外工作者比率增加。

經濟差、薪水低,年輕人海外工作佔比變高

同時,也愈來愈多的台灣年輕人,選擇到海外工作。7年前,30至34歲是台灣海外工作者比率最高的族群,但現在比率最高的是25至29歲。

除此之外,20至24歲的年輕族群,比率也增加1.9個百分點至5.8%。30歲以下的海外工作年輕台灣人,已超過14萬人。辛炳隆認為,30歲以下族群比率成長,原因是近10年來台灣就業市場不景氣,加上青年低薪問題,讓年輕人想到海外工作。辛炳隆也認同,55歲以上的工作者比率百分點增加,則反映許多台商年紀漸長。

而中壯年人口比重變低,辛炳隆解讀,目前台幹外派的加給減少,許多有家庭的台籍幹部沒有誘因外派。另一種可能是,企業在大陸與東協愈來愈仰賴當地幹部,因此台籍中壯年管理階層,優勢不在,不再吃香。 ( 灣海外工作人數增加,造成失業率降低的假象,執政黨該檢討是為什麼政府無法創造勞工就業機會及提升民間投資率?一例一休的變相增加假性工作機會,是無法提升勞工薪資)

〈財經主筆室〉鴻海艦隊已駛離台股 年輕人比官員還懂的真相

鴻海(2317)集團董事長郭台銘日前一句「非必要不想回台」之後,鴻海艦隊旗下「起家厝」鴻騰精密預計周四(13日)在香港IPO掛牌,競標價不到3.08港幣,年輕人買得起的價位。集團的臻鼎-KY(4958)旗下鵬鼎及夏普與鴻海合資的準時達物流也計畫前往中國掛牌,當鴻海艦隊紛紛駛離台股同時,我們的主管機關仍在沾沾自喜於當沖降稅後當沖戶數增逾3成。大學生在知名PTT論壇大罵「政府鼓勵投機、不鼓勵投資,難怪公司不想在台股掛牌。」年輕人顯然比這些官員還聰明,但是他們也看到這樣短視的政府無力給予他們未來的承諾,好公司不來,薪水愈來愈低,莫怪他們要隨優質企業能走就走。

金管會力推台股當沖降稅上路45天後,上周公布3大成效,包含當沖戶數增逾3成、當沖違約金額減少25%、成交量增逾2成,可是隨即遭媒體打臉「肥了當沖客卻苦了國庫 」。財政部長許虞哲說,因當沖降稅要打平去年證交稅水準,集中及櫃買市場日均成交量需要增加至1307億元才行,台股儘管上萬點仍然不到此水準。

當日沖銷是種投資工具與方式,透過降稅來鼓勵民眾採用固然可以,但若拿來沾沾自喜當作政績,恐怕就不是站在股票市場主管機關立場該做的事

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日前霸氣宣示「鴻海沒有到200元以上我不退休」,每年股東會依例被問到股價,他一向鼓勵股東抱緊股票,今年果然站回百元,但郭董有可能鼓勵大家「不用等鴻海200元,多當沖幾次就有賺了」嗎?想也知道不可能!

身為市場大家長也是一樣,集中市場之所以成為國家經濟搖籃或是櫥窗,因為它具有「長期而穩定的籌措資金功能」,可藉由大眾資金扶植某些產業與公司成長,郭台銘的鴻海1991年上市,當初也靠台灣股民,一點一滴的投資,眾志成城且緊抱,終於成為擁有841家子孫公司、資產逾4兆元的超大集團帝國。怎麼可以一直鼓勵當沖?鴻海如今拋卻科技見長的台股而寧願去電子股不多的香港掛牌,難道不是種警訊?

遠東集團大家長徐旭東今年股東會也說「台灣真應該有多一點的郭台銘」。台灣的集中市場與產業需要更多「未來的鴻海」、「未來的台積電」這些優質好企業,提供投資人好的選擇與更多就業機會,這才是年輕人的希望之所在,而不是少數股價高的嚇人,再叫年輕人拿著已經不多的薪水,進行如賭博般的每天沖來沖去的偏投機行為,政府官員鼓勵當沖若是針對功力深厚,深懂套利短線進出的中實戶、大戶、策略投資者或是技術高超的個人無可厚非,但請不要大張旗鼓,連大學生都懂的「鼓勵投機不如改善長期投資環境」道理。面對鴻海艦隊的駛離台股?

台股IPO家數愈來愈少(意味工作機會越來越少),便宜的好公司紛紛到海外掛牌?政府官員們能不能祭出什麼方法留住他們?讓他們知道台灣股民願意長期投資他們從搖籃開始養起,給年輕人的未來建立一點信心,我相信年輕人就算22K低薪也會願意買股。

心得
  • 從"經歷兩黨執政13年,產業外移人才外移景氣未來令人擔心"分析看確實政府造成的問題是非常嚴重,一個只重視稅收、只重視開罰單、不重視創造民間投資率的政府,勞工及人民怎麼會有未來?
  • 黃兆仁指出,首先是外資來台的金額沒有明顯成長,再者是過去引以為傲的代工產業已經出走外移,而全世界最夯的知識經濟產業型態也尚未發展出來,加上創新能量不足,這些都跟"創造民間投資率的環境"有關,最大老闆就是政府會沒責任嗎
  • 台灣以勞工人口比率,超過15%白領勞工在海外工作,應該是世界第一高。等於政府做的事,完全無法創造勞工益處。
  • 台灣勞工及人民太軟弱,以致,換了新執政黨,人民生活品質沒改善及勞工機會沒增加,行政院竟用一例一休來增加假性勞工工作機會,實質勞工平均薪資反而下降
  • 台灣政府非常明顯的問題:根本無法創造勞工益處
  • 從 "超過15%白領勞工在海外工作,應該是世界第一高"、" 海內外總存款/GDP 應該是世界第一第二 "、" 民間投資率極低,民間投資率是世界倒數排名,台灣政府創造之投資環境及稅制很有問題,勞工綜所稅已經是世界級高,民間投資率世界級低,累積存款/GDP是世界級高,在在顯示台灣政府問題嚴重,已經嚴重影響台灣下一代生活,媒體及人民還在吵統獨與藍綠。( 只有台灣領導人是這麼沒有憐憫心,看著這麼多超過15%白領勞工離鄉背井在海外工作,這是代表領導人無能。)

沒有留言: